首页 > 社会 > 民生新闻 > 正文

美国作家写打油诗调侃中餐 被批种族歧视

1

作家加尔文·特里林(中)在纽约China Grill的一个余兴派对上。特里林写过大量关于美食的文章,包括美国境内的中餐美食。

星岛环球网消息:作家加尔文·特里林(中)在纽约China Grill的一个余兴派对上。特里林写过大量关于美食的文章,包括美国境内的中餐美食。

参考消息网引述美媒报道称,作家加尔文·特里林(Calvin Trillin)的一首诗作发表在4月4日的《纽约客》(The New Yorker)上,诗中以一个愤怒的美国美食爱好者的声音,描述了目前中餐菜式的多种多样。不过,有些读者觉得这首诗难以消化。

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觉得特里林的俏皮诗(他说是打油诗)有些过分了,但是批评《他们怎么还有其他省份?》(Have They Run Out of Provinces Yet?)的人说,它显示了对中华文化的轻视,甚至有可能带有种族主义色彩。

报道称,这首诗在开头部分写道:

他们怎么还有其他省份?

如果是,我们就有了发愁的理由。

很久以前,这里只有广东菜。

(很久以前,我们很容易知足。)

但是之后来了四川菜,

广东菜就过时了。

我们对四川菜大唱赞歌,

虽然麻婆豆腐可以把你的舌头辣穿。

然后来的是上海菜,

我们咕噜咕噜地吃灌汤包。

随后是毛泽东家乡的湖南菜,

带着自己的特色到来了。

我们还以为所有菜都已经吃过了,结果

又有一个省份的菜来了:福建菜。

报道称,特里林写过大量关于美食的文章,包括美国境内的中餐美食。(2010年,他在《纽约客》的一篇文章中描写了厨师张鹏亮[Peter Chang]的粉丝。)同时,他也顺带写一些让人无语的打油诗,还出过一本合集《限期诗人:我的打油诗人生涯》(Deadline Poet: My Life as a Doggerelist)

但网上的批评者说,他刊登在《纽约客》的食品与旅游特刊上的这首新诗反映了对中国的畏惧和无知,将其描述为过于人多地广、拥挤不堪,与一个世纪前的种族主义“黄祸”论调并无二致。

报道称,Jezebel网站以一个六年级学生写读书报告的视角来戏谑特里林和他的诗:“这首诗的主角特别喜欢中国人,但他认为中国人有点太多了。他也特别喜欢吃中国菜,但被中餐的种类丰富吓到了。”

总部设在西雅图的另类周刊《陌生人》(The Stranger)发表文章,认为这首诗延续了“怀念昔日白人星球的诗歌潮流”,特里林“说得好像中国的省份无穷无尽,而这是对中国的刻板印象,是在引发排外恐惧。”

报道称,在一封发给《卫报》的电邮中,特里林说,这首诗“不过是在打趣热衷美食的中产阶级”。他告诉记者,他2003年的诗作《布里芝士配夏布利酒有什么问题?》(What Happened to Brie and Chablis?)也对西餐潮流开过类似的玩笑,但并不意味着是在侮辱法国人。

这种解释并没有平息他在Twitter等处遭到的批评。“‘这是讽刺!’不应该成为考虑不周、执行不当或者发表不明智作品的遮羞布,”小说家塞莱斯特·吴(Celeste Ng)写道。

但也有人认为这样的谴责有些过度。住在北京的华裔美国作家郭怡广(Kaiser Kuo)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些美国华人对卡尔文·特里林写的中餐诗如此不满。”

报道称,《陌生人》那篇文章后来进行了更新,承认特里林有可能是在打趣。作者称,一位英语教授告诉他,特里林“老早之前就是美食作家和打油诗人了,我见过他骑着自行车在华埠到处游荡,他很喜欢在那里吃东西”。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陈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