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民生新闻 > 正文

上海地铁“凤爪女”:坚持带食物 不会改变

星岛环球网消息:《法制晚报》报道,被网友戏称为“凤爪女”的王若杨一夜蹿红,而几日前被曝于上海地铁上吃麻辣烫,让她再次进入公众视野。接受记者采访时,王若杨直言最近一直会接到一些骚扰电话以及恶意短信,但是尽管不被理解,她表示因为加班等原因,“一定会在交通工具上带一些食物补充精力和体力”,并称自己的任何行为都会保持过去的一贯作风。

杨女士去年底同样成为北京地铁上的新闻人物,地铁哺乳事件让她遭遇尴尬。如今接受法晚记者采访,她表示,事情发生后感觉很丢人,自己因此不太爱出门。如今只想调整自己开心过年。

采访中,她并不清楚公开哺乳成为标志性事件,推动了北京地铁乃至更多公共场合设立母婴室的规划。杨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出门都会随身带着小被子、围巾等,需要喂奶的时候遮一下。“不敢再那样在公共场合哺乳了。”

再引争议

网上内容为恶意营销 “我没花一分钟看过”

问:被曝吃麻辣烫,网友评论说你下次可能会在地铁上吃火锅。对于这些你怎么看?

王若杨:我不想再回应这件事。天下难免会有吃饱了没事做的人,网上出现任何关于我的东西,都不是我的意志的体现,都是恶意营销,包括滥用我的头像等等。

到现在为止,我没有花一分钟去看网上任何东西,或者发表评论,抑或以我个人意志去做推广小提琴、推广艺术等等跟我有关系的事情。目前网上出现的任何东西都是在冒用我的名义,或许是从中获取商业利益的一些商家自己弄出来的东西。就是这样。

:这段时间有没有参加什么商业活动?身价增加好几倍的说法是真的吗?

王若杨:最近我没有关于商演的任何安排,也没有任何商家主动说借这起事件找到我。到现在为止我没有接任何商家的演出和邀请询问。

:你去参加过一个年会?

王若杨:这个年会只是我一个熟人的家宴,并不是为了盈利。到目前为止,只是几周之前有人发短信说他是鸡爪厂商,问我要不要代言。这种邀约我都会拒绝。我认为这属于恶搞商业环境下,商家想趁机宣传产品,但是利用这种办法,不论是宣传我的小提琴课,还是宣传我的创新理念和音乐会,都不是我希望的。

:两次地铁上吃东西引发争议,你生活有没有受影响?

王若杨:有受影响。我最近一直会接到一些骚扰电话,还有一些我熟悉的人对此表示不理解,以为是我的错。其实,我的行为无论是在公德范围内,还是在法律适用条文和执法适用条文内都没有错。比较麻烦的是我收到了一些恶意短信,还有一些人用我的手机号恶意注册一些乱七八糟的APP和网站。

为己辩驳

恶搞团队安插内应拍摄 “我不想引发对骂”

:《上海市轨道交通乘客守则》有“地铁车厢内禁食”的内容,你知道吗?

王若杨:当一个公约、一个法条定义的时候,最终目的是为了营造更加和谐的公共环境,就是希望大家能够互相理解,其终极目的不是限制大家正常并且没有过激的自由生活行动权。像吃完麻辣烫汤洒在了地上,老人小孩都会滑倒,我端了一个烧烤炉在地铁上面,油烟熏天,或者我喝酒之类的,这叫严重违反了地铁文明城市公约。此外,目前没有任何行政部门或者治安部门因这件事与我沟通,我从来没有收到地铁方面的任何通知。

:那你怎么看待此事引发的舆论争议?

王若杨:我希望记者不要再关注这事。我相信那个恶搞我的人有自己的团队,他想打击我。我现在在做创新,是三十年来中国没有的个人艺术的宣传,所以我相信他是为了打击我,一定还会在地铁里安插自己的内应,来拍我。虽然我不想在网上造成对骂的局面,但我会在接下来自己音乐会的筹备期间说明这件事情:这是侵犯他人隐私的行为。

:你的行为不算公德心有失吗?

王若杨:我是武汉大学学国际经济法专业的。我掌握这些方面的所有知识概念,包括我的公德心。学法学的人是比非法学专业的人(法律意识)更高的。我的一个校友看到这个事情以后,也觉得是我的问题。我跟他解释,我认为大部分人都缺乏了解,比如说什么是公德,什么是恶搞。我今天只想说这么多,起到一个普法的意识的宣传。

不为所动

地铁吃东西不影响他人

“我的一贯作风会保持”

:经历过两次舆论事件后,还会在地铁上吃东西吗?

王若杨:可以这么说,像我这种经常加班,尤其现在正在做艺术创意的事情的人,是不可能有时间三餐都能在家里或者在饭馆里吃。基于这种原因,我一定会在交通工具上带一些食物补充精力和体力,包括茶水等。我的任何行为都会保持我过去一贯作风,因为我不认为我过去的这两起事件能够打击我的精神,或者我的事业,我该正常生活的行为不会改变。

地铁上有这个使用空间,我过去两三年在地铁里,一个星期也会带一次食物吃,这是正常的,没有影响到他人。

:你为什么坚持认为不会影响到别人?

王若杨:我吃的是米粉,并不是麻辣烫。另外你可以去做一个模拟实验。如果你拿一大缸麻辣烫,并且用100℃的沸水刚刚煮熟,量大而且火候好的话,可能会四处飘香。但是你拿一碗,还不到100克的面条,半温冷又没有热气的时候,能飘什么香呢?所以这种指责完全是黑白颠倒的。

:现在很多人质疑你是炒作,你怎么看?

王若杨:我被恶搞曝出以后,无论是对别人还是我自己来说,都没什么商机可挖。也许有人想挖商机,也是凌驾于我没有这种炒作的心之上的,另外,他们想让别人认为我是在炒作。

我也知道自己被人肉,我以前一个合作过的人建议我开一个微博。这个人我已经认为他的目的很不纯,因为我目前从没有使用过这个微博,上面所有的状态回应都是他在做,我也跟这个人断了联系。

岁末尴尬

地铁哺乳后不爱出门 调整心情想开心过年

:地铁哺乳事件过去两个多月了,对你们生活还有影响吗?

杨女士:刚开始影响挺大的,现在我已经不太去想或者过多地接触这件事儿了。这事发生后,我也不太爱出门,感觉出去就会有人指指点点。那一段时间,我心情一直很郁闷压抑,不过还特意注册了微博,每一条评论都看,看得我心里烦得慌。当时也有很多人打来电话询问,更让我觉得尴尬。

我们也想过走法律途径,总去找律师,感觉很累心,家人的情绪也比较低落。老家人、我同学、朋友、父母、亲戚都知道这件事,感觉很丢人。

:为什么会感觉丢人?

杨女士:当时我刚从老家来北京没多久,一直也没怎么出去工作。做了一年销售之后,几乎都是在家带孩子,我思想可能不够太开放吧。

:后来是怎么调整的?

杨女士:很多律师和我们主动联系,其间也开导我。另外,还有很多哺乳妈妈来安慰我。我也自己不断反思、调整。毕竟快过年了,还是开开心心过个年比较重要。今年我们会在北京过年。买点好吃好喝的,吃个团圆饭,把哺乳门这个事情忘了。

有所转变

出门带“装备”哺乳遮一下 “不敢再那样”

:事后有收到一些代言或者邀请吗?

杨女士:没有商业代言的活动,但是有很多电视节目比如妈妈学堂、金牌调解、顶级咨询等会邀请我过去。节目现场模拟当时情境,然后有律师讲类似情况下该怎么去调整。

:你们在北京生活状态如何?

杨女士:我老公主要做些小生意。我们现在租的是厂房,买房还没考虑过,想等孩子上小学之后,再考虑房子的问题。压力也是蛮大的吧,因为现在我们家有两个小孩,而且我孩子的体质不是特别好。第二个孩子刚出生五个月,还没打算上户口,想等一年后再回去上。因为全面二孩政策到我们那边具体落实还需一定时间,现在上户口可能还是会交罚款,而且我们现在都很忙。

:现在带孩子坐地铁需要喂奶的时候怎么办?

杨女士:现在我都会随身带着小被子、围巾或者衣服,需要喂奶的时候遮一下。感觉我也是受那个事情影响,不敢再那样在公共场合哺乳了。我会尽量找一个隐蔽的地方,有更衣室是最好的。

确有难处

地铁设母婴室很必要 地铁“凤爪女”是炒作

:近期北京在地铁上有可能设“母婴室”的新闻,您怎么看?

杨女士:我觉得设置母婴室很有必要。毕竟二胎放开以后,需要哺乳的妈妈也会增多。

:您现在怎么看当时在地铁上哺乳的事?

杨女士:我觉得,如果是当时的情况下我还是没有错的,因为孩子毕竟是孩子,孩子就是最大的事。

当时我们家两个孩子都在生病,我自己也病了,完全没考虑那么多。我想的就是赶快带孩子去医院看病,没顾及带遮盖的东西,也没考虑那么多。当天给我们家小孩儿也带了奶瓶和水,但是地铁上不可能随时能接到热水,所以直接喂的奶。

:你怎么看待被网友称为“凤爪女”的相关新闻?

杨女士:我觉得那种行为好像就是炒作吧。我知道地铁好像禁食。我觉得她如果吃的时候文明点的话,别人大概也不会说什么。她吃的时候还往地上吐,这样就不能怨别人说她了。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凤爪 上海 地铁 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