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案件直击 > 正文

储户银行卡一天分65次被刷6万余元 警方立案

星岛环球网消息:昨日(4月5日),家住邯郸的储户袁主恩爆料称,自己的储蓄卡于今年1月21日被人以电话银行的方式,分65次刷走64000元,原本卡上有64145元,2月5日发现卡上只剩145元。

新京报》报道,袁主恩告诉记者,银行直到2月5日才告知他此事,当天他报了案。20天后,邯郸市公安局站前派出所对此事进行了立案处理。

袁主恩称,2013年夏天,他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邯郸市车站支行办了张储蓄卡,当时仅仅办理了定期储蓄业务。去年12月21日,他在建设大街支行将定期转为活期,银行的工作人员顺便推荐了电话银行,案发前自己从未用过这张储蓄卡。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规定,如果办理电话银行时预留了手机号,那么转账时只能通过本机来操作,若没有预留,则需要额外提供身份证号。

袁主恩表示,他当时预留了自己的手机号,但自己对储蓄卡被刷一事完全不知情。

按规定,绑定手机号之后,电话转账只需要卡号、密码及手机号。电话转账每日限额是5万元,手机转账限额为2万元,只有柜台才能无限额转账。

袁主恩坚称自己从未泄露过自己的银行卡密码,但他表示自己有几张银行卡密码与这张卡相同。

袁主恩查询的流水账单显示,1月21日被刷的65笔款项总额为64000元,且全部是通过电话银行在车站支行办理的。但银行一直没有对此进行合理解释。

记者致电办理此案的站前派出所民警毛俊臣,他表示,警方查询了袁主恩的流水,发现这65笔款项都是经由邢台市一个福利彩票站刷走的,且这些电话转账来自50多个不同的号码。随后这些钱被转到了一张银行卡中,开卡人为河南一名女孩,而这名河南女孩曾于去年8月丢失身份证。

车站支行一位名叫韩静的负责人表示,事发后他们曾建议袁主恩立即报警,但袁主恩拖延了一段时间。韩静认为,袁主恩本人应该对此事负主要责任。

袁主恩对此回应称,2月5日他在乡下,听说卡被盗刷就马上去邱县支行打了流水单,之后立即报警,但警察发现流水单上全是系统自动扣款,无法立案,一直到2月25日才立案。截止目前,此案尚无更多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