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案件直击 > 正文

卖淫团伙装探头躲警察 卖淫女欲从6楼"索降"

AD38094CD8818E0F794E0B80A8DB4041

  45岁的岳园是丰台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治安行动中队的中队长,丰台警方经办的涉黄涉赌案件,他几乎都会参与其中

64A495FA87F39DDCE0BEBEE2CB4FA1A6

丰台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治安行动中队配备的进口破门锤

星岛环球网消息:进入4月,北京又将按照惯例开展扫黄专项行动,这项代号为“411”的行动发端于2010年。当年4月,包括天上人间在内的35家娱乐服务场所被查处,警方打掉了149个卖淫嫖娼团伙。

北京青年报》报道,“411”成为北京警方每年专项打击卖淫嫖娼行动的代名词。日常负责侦办涉黄涉赌案件的民警,也被同事戏称为“411”。记者近日探访丰台公安分局治安支队,从未走入公众视野的“411”民警首次接受了记者采访。

“411”行动已成惯例 扫黄不限于专项行动

在刚刚过去的3月,北京警方通报称,去年一年打掉涉黄涉赌违法犯罪团伙、窝点3300余个。其中,去年4月到5月间,紫御国际俱乐部等六家娱乐场所在警方的“反黄风暴”中被点名停业整顿。

有心人或许会发现,每年4月北京警方都会“高调扫黄”。记者了解到,“高调扫黄”的专项行动始于2010年4月。

那年4月11日,市公安局展开了代号“411”的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包括天上人间等被坊间“神化”的涉黄场所在内,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149个卖淫嫖娼团伙和35家娱乐服务场所被查处。自此以后,“411行动”成为北京警方每年都会开展的专项打击行动。

北京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北京警方将继续坚持对黄赌等违法行为保持“零容忍”。

“有人说扫黄就是4月一阵风,那可就大错特错了。”45岁的岳园是丰台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治安行动中队的中队长。对岳园来说,虽然每年都会有专项行动,但日常的工作一点也不轻松,丰台警方经办的涉黄涉赌案件,他几乎都会参与其中。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他带着7名队员打掉86个涉黄涉赌团伙,刑事拘留84人,治安拘留472人,这个数量几乎占了全分局的五分之二。

作为丰台“411”民警行动中队的负责人,岳园两米宽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卷宗材料,左手旁文件柜上,一个弯柄撞球式烟斗,斗钵容积超大。遇到棘手的案子时,他时常会抽上两口,在烟雾弥漫之中思考如何掌握到案件证据。

岳园说,旁人眼中灯红酒绿的繁华,“411”民警却要看到更多。有时候在路上看到眼花缭乱的霓虹灯,岳园总是习惯性琢磨这栋楼里会藏着点什么。

五年时间里,他完成了从派出所副所长到分局专管涉黄涉赌案件的行动中队队长角色的转变。由于工作压力较大,熟悉他的民警说,这几年岳园的白头发多了不少。

卖淫团伙监控无死角

民警办案先得躲探头

在人们的印象中,扫黄通常和惊慌失措的卖淫者,双手捂脸的嫖客这样的画面联系起来。事实上,“411”民警的工作并不是抓捕这么简单。

由于扫黄民警的工作一直未对外公开披露,有人甚至戏称扫黄民警是“趴窗户”的。岳园说,每一次行动,更多的是与涉案人员智力的比拼。

监控探头原本是警方在侦办案件中常用的手段,如今也成了卖淫团伙的“标配”。

北京近年坚持对涉黄涉赌案件侦办的高压态势,涉案人员也开始琢磨起了反侦查手段。涉黄涉赌的会所、酒店里,架设密密麻麻的监控探头,还有专人负责盯监控,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便会立即通知同伙逃离。

岳园说,在一家涉嫌组织容留卖淫的会所门口外蹲守时,大家发现会所外架设了六个探头,监控方向毫无死角。为不打草惊蛇,岳园只能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停在会所前的空地上蹲守。为了防止涉案人员“惊醒”,他也不能开着车里的暖风。

现场蹲守也不能只在车里,还要下车佯装路人,楼道里、停车场中甚至是天台,只要是便于观察的地方,都要走上一圈。今年2月底的一次蹲守过后,在上车研究抓捕计划的时候,他才发现口罩上已经结冰。此外,蹲守工作还需几个民警轮班开展,“这伙人都贼精贼精的,太频繁地出现他们就会警觉。”

除了明处的监控探头,警方在工作中还发现了更加隐蔽的监控设备。

在一次抓捕行动中,岳园从会所大厅的花盆里发现了一个无线探头。涉案人员在会所内卖淫,而“鸡头”则躲在附近的小区里,通过无线探头观察情况,一方面监控“接客”数量;另一方面一旦发现有警察,他便会立即消失。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会所里架设的各种监控探头提取的视频内容,也成为了案件侦破过程中的证据。

针对防范监控探头开展的警力部署,是如今警方扫黄最常见的一道“必考题”。每次行动前,都要先摸清探头的方位和视角,再思索如何不让嫌疑人发现侦查员,这种较量,岳园早已习以为常。

破门锤撞开防盗门后

“楼凤”险从六楼索降

除了监控探头,“411”民警往往还要面对专门设置的防盗门。

岳园回忆说,经历过最离谱的抓捕行动是,在一处涉黄的现场,他和同事需要穿过7重层层紧锁的大门。“真是过五关斩六将,哪道门的突破如果出现问题,后续的行动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为了尽快地进入到案件的核心现场,中队配备了进口的美国黑鹰破门锤。这种高密度金属质地的黑色合金圆柱重达25公斤,铁柱的上方两个手柄,原理类似古代的撞城车,但只能一人操作。

按照设计,破门锤也会用于消防救援中使用,所以为了避免在煤气泄漏事故中在门上撞出火花,破门锤的前方包裹了厚厚的橡胶,因此每一锤下去,如若没有好的体格,提着锤子的人都有可能被反弹出去。“有空我就去健身,必须保持有个好体格才行。”岳园说。

进口的装备也不是次次都能顶用,一次“楼凤”因为卖淫扰民被邻居举报,岳园经过调查发现,这名“楼凤”有过前科,反侦查意识也特别强烈。每次和嫖客交易时,她只是告诉嫖客自己所在的小区,然后站在六楼的窗户处观察,发现嫖客只身一人并无人跟踪后,才会通过电话遥控嫖客进入楼层和房间。

岳园带领着民警蹲守多日掌握大量证据之后准备开始抓捕。发现嫖客已经进入“楼凤”的家中,民警扮成物业敲门,找遍各种理由劝说,房间大门依旧紧闭。无奈,破门锤上阵。

砸了几分钟后民警却发现,因为防盗门采用了加厚钢板,门锁无法撞开。幸好抓捕计划中,还专门请来了开锁公司的人员。开锁人员一阵捣鼓将门锁打开,岳园带人立即冲进屋中。“楼凤”此时竟在窗户栏杆上系上了户外攀岩专用的绳索,安全带套在腰间,整个人已经骑跨在窗户上。岳园说,虽然窗户下也有蹲守的民警,但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楼凤”要从六楼“索降”,一旦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民警立即一把抓住“楼凤”将她拉了回来。

在房间内的衣柜里,警方发现了还没来得及穿上衣服的嫖客。“体重接近180斤,竟然能把自己塞进小小的柜子里。”岳园说,这名男子卡在衣柜里动弹不得,几个人一起帮忙,才将他从衣柜中拽了出来。

“这个男的是个在校大学生,当时感觉还是挺可惜的。”岳园说,这些年的扫黄经历,发现的嫖客中有正规单位的职员,抑或是即将当父亲的丈夫,虽然岳园深知他们一旦被处理,对今后工作或家庭意味着什么,但他也只能依法办案。“说真的,我也会替他们惋惜,原本有着大好的事业或家庭,这一下都毁在他们自己的手上了。”

民警被挠伤是常事儿

网上招嫖“新招”不断

在岳园右手的手臂上,有一个椭圆形的伤疤,上面有一圈黑色的印记。岳园说,这个伤疤是前两年留下的。

“这是一次抓捕行动中,被‘妈咪’一口咬上来的。”岳园说,那次抓捕是在一家小型会所,当警方冲进楼里控制住正在交易的涉黄人员时,大厅里突然冲出来一名女子想要逃跑。岳园一把抓住了她。女子并不示弱,一口咬在了岳园的右手臂上试图逃脱。事后调查得知,这名女子就是组织卖淫的“妈咪”。

除了这处咬伤,手臂上的一条条抓痕也都像是一次次抓捕记录。“被挠也算是常事儿了。”岳园说,因为涉黄案件违法人员的特殊身份,也是各类传染病易发的群体,好在几次受伤的经历中,涉案者在被处理体检时都没有发现患病。一处处伤痕对岳园来说也显得特别尴尬,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只能在受伤后躲在单位不回家,或者用衣服盖好伤口。

十几年前岳园还在派出所时,就见过因嫖资纠纷引发的杀人案。因涉黄引发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很多,不管是对个人的身体健康,还是对家庭的安定,甚至是小区的公共环境。不少涉黄案件中,附近居民也都深受其害。

随着北京警方打击力度的增强,此类案件开始转向更隐蔽的方向发展,涉案人员的反侦查意识也逐渐加强。“最早我们治理时,主要集中在歌厅、浴室,但这些违法场所被关停后,涉案人员就采用了分散化、隐蔽化的手段继续作案逃避打击。”岳园说,有的涉黄团伙通过QQ、微信等工具聊天搭识、联系嫖客,卖淫女指引嫖客来到窝点进行嫖娼活动。

最新的情况是,“网上招嫖”和“现实卖淫”异地进行,团伙将发布招嫖信息地点与卖嫖实施地分开。团伙组织者往往躲在他处负责网上介绍和联系嫖客,卖淫者则在窝点内等候嫖客上门。随着大量交友网站的出现,招嫖团伙打着“养生、按摩”等名义发布信息,引人眼球招揽客户。

岳园说,要想最大化整治涉黄涉赌问题,绝非几次行动、取缔一些色情场所就能宣告终结。

2015年年底,公安部治安管理局下发通知,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行动严打娱乐场所涉黄涉赌违法犯罪活动,深挖幕后黑恶势力和“保护伞”。凡涉案场所未被依法查处或整改、其主要责任人未受到打击处理的,不得结案;凡涉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未抓获、未受到打击处理的,不得结案。